主页 > 我的故事 >

【改革开放40周年】我是芗城法院请听我的故事

编辑:凯恩/2018-11-14 17:54

  我是芗城法院,我诞生于1953年3月5日,建立之初办公设施简陋,办公室紧缺,起草文书、庭审记录都要依靠工作人员手写;交通工具落后,文书送达要借助步行或者自行车的方式

  随着1978年改革开放的到来,我抓住机遇,乘着改革开放的红利调整法院的机构设置、科学分工、创新执行工作机制、引进先进技术……为法治中国的建设贡献绵薄之力。

  为此,在2002年成立全省第一个调解速裁组,而后我又坚持“流程改造、又好又快”为目标,积极推动繁简分流、调解、速裁程序的融合,形成“分调裁”的机制。

  2009年建立全国首个基层法院涉台案件审判庭。我立足芗城区与台湾“五缘”交融的特殊区位优势,率先在全国基层法院设立首个涉台案件审判庭,开辟涉台案件绿色通道。

  2012年成立黄志丽工作室。我支持黄志丽法官的大胆创新,把司法为民的台子搭进社区、乡村,开展巡回办案、诉前调解、法制宣传。现在,芗城区已经有6个黄志丽法官工作室,分别位于南坑街道、芝山管委会、区信访局、古塘村、东园社区、群裕社区。黄志丽法官工作室成立以来,化解了大量的矛盾纠纷,得到社会各界的高度肯定。其中,南坑街道黄志丽法官工作室成立于2012年6月,是全省第一个以法官个人命名的街道法官工作室。

  执行难体现在执行的各个环节,执行法官在查控、冻结“老赖”账户后,若要顺利将账户里的存款划拨到法院账户,执行法官必须到银行网点办理相关手续。如果一个“老赖”在同一家银行的不同网点有多个账户,执行法官就必须到各个网点一一办理相关手续,耗时费力。

  因此,执行法官们便灵机一动,设计出“定点划拨”方案。2016年6月开始,在金融机构的支持下,执行局已经陆续与市区的邮储银行、工商银行、兴业银行、漳州农商银行等多家银行合作,划拨“老赖”的存款只到银行指定的一个网点办理即可,减轻划拨一家银行存款执行法官多个网点都要跑的负担,也保障了当事人的合法利益。

  为能够提供更加便民的服务,2017年1月份,建立家门口的法庭—巷口法庭。

  如今,巷口法庭已牢牢扎根在群众的家门口、扎根在老百姓的心里,并源源不断地提供面对面、零距离的贴心服务。

  另一方面,在线调解协议达成后,当事人可即时通过便捷的移动支付方式履行赔偿义务,而且转账记录查阅方便,可有效避免赔偿履行环节可能出现的争议。

  通过努力,硕果累累:这些年来,荣获全国优秀法院、全国法院文化建设先进单位、全省十佳法院、全省法院司法品牌建设先进单位、全省法院文明行业创建活动先进集体、全省法院先进基层党组织、全省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改革示范法院等多项荣誉称号,各项工作取得新发展新进步。

  本文为政务等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,仅代表该机构观点,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,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。

  我是日本东北大学电影学博士后张竑,关于日本电影及中日电影交流史,问我吧!

  我是多家高校、众创空间的创业导师,关于企业融资、创新创业的问题,问我吧!

  我是多家高校、众创空间的创业导师,关于企业融资、创新创业的问题,问我吧!